欢迎光临新达雅学校官方网站 !

学员 注册  |  登录

学生工作
/
/
/
神了!知乎点赞最多的句子这样译!

学生工作

资讯分类

资讯详情

神了!知乎点赞最多的句子这样译!

  • 分类:考试资料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2-24 14:3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钱钟书先生说过,“翻译的最高境界是让原作‘投胎转世’,躯壳换了一个,而精神姿致依然故我。” 诗歌、语言、歌词、句子,语言总是能带来无限魅力,你都看到过哪些美到极致的神翻译?又如何把复杂句子,翻译得让人欲罢不能,能连“老奶奶”都听得懂?

神了!知乎点赞最多的句子这样译!

【概要描述】钱钟书先生说过,“翻译的最高境界是让原作‘投胎转世’,躯壳换了一个,而精神姿致依然故我。” 诗歌、语言、歌词、句子,语言总是能带来无限魅力,你都看到过哪些美到极致的神翻译?又如何把复杂句子,翻译得让人欲罢不能,能连“老奶奶”都听得懂?

  • 分类:考试资料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2-24 14:37
  • 访问量:
详情

钱钟书先生说过,“翻译的最高境界是让原作‘投胎转世’,躯壳换了一个,而精神姿致依然故我。” 诗歌、语言、歌词、句子,语言总是能带来无限魅力,你都看到过哪些美到极致的神翻译?又如何把复杂句子,翻译得让人欲罢不能,能连“老奶奶”都听得懂?

 


小伙伴们见过的翻译一定有很多,但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的3句——据说是知乎点赞数最高的3句,这些句子有着“投胎转世”的感觉。不妨看看。

 

01 正好对称

原文: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这个句子很特别,每一个字母都是正好对称的。

据说,这是拿破仑被放逐到Elba岛时所说的话(虽然不太清楚拿破仑为什么说英文),其中的ere是“before”的古英语形态,所以整句话的意思是:

Able was I before I saw Elba.
在看到Elba岛之前,我无所不能(我曾所向无敌)。

题外话:
可惜我们的皇帝陛下耐不住寂寞,遂于次年2月逃离厄尔巴岛,回到法国,维系了百日王朝。 只是,这次他再次失败,最终被英国人流放到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直至终日。

上述翻译固然没什么问题,但却没有在译文中反映出原句巧妙的结构。

因此,许渊冲先生将其翻译为:不到俄岛我不倒。两组近音词(“不到”和“不倒”、“俄”和“我”)首尾呼应,遣词造句精妙至极,极大程度还原了原文中的韵味。

可这并不算完,马红军先生还给出的另一种译法:落败孤岛孤败落。翻译后的中文跟原文一样,每个字正好对称,仍然保留这种精巧结构。翻译得真妙!

 

02 重复、重复

原文: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 of the Night.

 
这句话出自威廉·布莱克的著名抒情短诗《虎》,对于懂英文的中国人来说,这似乎是两行太简单的文字,有人把它翻译成下面两个版本。

版本一

老虎!老虎!你金色辉煌,
火似地照亮黑夜的林莽或者。

版本二

老虎!老虎!你炽烈地发光,
照得夜晚的森林灿烂辉煌。

版本一:没有把握住原文,“金色”是想当然加上去的,“林莽”则完全是为了押韵,“照亮”森林布莱克也没有说。

版本二:就是把原文当打油诗。

两个版本都少了原诗的burning (燃烧),少了Forest上F的大写和Night上N的大写。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如果只是辉煌和放光,为什么布莱克不说shining和bright呢?如果只是黑夜的林莽或黑夜里的森林,为什么布莱克说the Forest of the Night而不说the forest in the night呢?布莱克为什么要大写?缺少的东西恰恰是最关键的部分。因为布莱克是在象征,不是在比喻。

张炽恒先生捕捉到这句的特点,把这句译为:

虎!虎!光焰灼灼
燃烧在黑夜之林。

附:原文

William Blake - The Tyger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And what shoulder and what art 

Could twist the sinews of thy heart? 

And when thy heart began to beat, 

What dread hand and what dread feet?  

 

What the hammer? what the chain? 

In what furnace was thy brain? 

What the anvil? What dread grasp 

Dare its deadly terrors clasp?  

 

When the stars threw down their spears, 

And water'd heaven with their tears, 

Did He smile His work to see? 

Did He who made the lamb make thee?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Dare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张炽恒译本====== 

 

虎,虎,光焰灼灼

燃烧在黑夜之林,

怎样的神手和神眼

构造出你可畏的美健? 

 

在海与天多深的地方,

燃着造你眼睛的火?

凭什么翅膀他敢追它,

凭什么手他敢捕捉? 

 

凭什么肩膀,什么技艺,

才能拧成你的心肌?

何等可怖的手与脚才能

让你的心开始搏击?


用什么锤子,什么铁链?

在什么炉中将你的脑冶炼?

用什么砧子?何等铁手

敢抓那令凡人致命的物件? 

 

当天上的群星投下长矛,

用泪水浸湿了天空,

他在看着他的成果微笑?

是造耶稣的他将你创造? 

 

虎,虎,光焰灼灼

燃烧在黑夜之林,

怎样的神手和神眼

构造出你可畏的美健?

 

======郭沫若译本====== 

 

老虎!老虎!黑夜的森林中

燃烧着的煌煌的火光,

是怎样的神手或天眼

造出了你这样的威武堂堂?

 

你炯炯的两眼中的火

燃烧在多远的天空或深渊?

他乘着怎样的翅膀搏击?

用怎样的手夺来火焰?

 

又是怎样的膂力,怎样的技巧,

把你的心脏的筋肉捏成?

当你的心脏开始搏动时,

使用怎样猛的手腕和脚胫?

 

是怎样的槌?怎样的链子?

在怎样的熔炉中炼成你的脑筋?

是怎样的铁砧?怎样的铁臂

敢于捉着这可怖的凶神?

 

群星投下了他们的投枪。

用它们的眼泪润湿了穹苍,

他是否微笑着欣赏他的作品?

他创造了你,也创造了羔羊?

 

老虎!老虎!黑夜的森林中

燃烧着的煌煌的火光,

是怎样的神手或天眼

造出了你这样的威武堂堂?

 

 PS:徐志摩、卞之琳等也都有译本。

 

 03  微妙调和

原文: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这句话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的经典诗句。如果一行诗句可以代表一种诗派,我说这行诗是象征诗派的代表。

因为它具体而又微妙地表现出许多哲学家所无法说清的话;它表现出人性里两种相对的本质,但同时更表现出那两种相对本质的调和。

如果把这句话翻译成:“我心里有猛虎雄踞在花旁”。这样的话,会显得呆板,体现不出原诗的意思。

因此余光中先生把这句话译为: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听到鸡皮疙瘩都起了,多形象的句子,仿佛看到这个场景)

猛虎象征人性的一方面,蔷薇象征人性的另一面,而“细嗅”刚刚象征着两者的关系,两者的调和与统一。意思是,老虎也会有细嗅蔷薇的时候,忙碌而远大的雄心也会被温柔和美丽折服,安然感受美好。讲的是人性中阳刚与阴柔的两面。

原文: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于我,过去、现在和未来

 

 

To hold long chiding conference. 

商讨聚会 各执一词 纷扰不息。

 

My lusts usurp the present tense 

林林总总的 欲望,掠取着我的现在

 

And strangle Reason in his seat. 

把"理性"扼杀于它的宝座

 

My loves leap through the future's fence 

我的爱情纷纷越过未来的藩篱

 

To dance with dream-enfranchised feet. 

梦想解放出它们的双脚 舞蹈不停

 

In me the cave-man clasps the seer, 

于我,穴居人攫取了先知,

 

And garlanded Apollo goes 

佩戴花环的阿波罗神

 

Chanting to Abraham's deaf ear. 

向亚伯拉罕的聋耳唱叹歌吟。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审视我的内心吧,亲爱的朋友,你应颤栗,

 

Since there your elements assemble. 

因为那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看完上述的翻译,是不是感觉太赞了?其实,翻译对学者的中英文学素养要求都极高,既要符合原文的意思,还要通俗易懂但依然极富意境。

想达到这种境界,需要不断学习,不断去训练。相信有一天,被点赞的翻译就来自你手!

本文转自英语说搜狐号,仅供学习与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228740586_479575

 

关注“译术人生”,了解更多翻译学习和考试信息。 

公众号ID:译术人生

重塑翻译核心精神  整合优势师资资源
注重专业实践性  拓展海外体验
翻译服务专业化  机构培训定制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在线搜索

搜索
搜索

坚持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对,尽力为客户提供完美的产品与服务。 

联系我们

电话:010-59463151

邮箱:cipgxindaya@qq.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5号院

关注我们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Copyright©2020  北京新达雅翻译学校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0390号-1   技术支持:新网

北京新达雅翻译学校版权所有